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城口镇 >

在抗美援朝的战役中有哪几位中国志愿军牺牲了??

发布时间:2019-08-29 09: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请问,在抗美援朝的战役中,有哪几位志愿军牺牲了?请大家帮忙想想,要有真实依据,不可乱编!!!!说出名字最多者,将被采纳为最佳答案!奖励悬赏分!最好有他们的事迹!!!!!!...

  请问,在抗美援朝的战役中,有哪几位志愿军牺牲了?请大家帮忙想想,要有真实依据,不可乱编!!!!说出名字最多者,将被采纳为最佳答案!奖励悬赏分!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杨根思(1922--1950)江苏泰兴人。1944年参加新四军,1945年加入中国。在国内革命战争中他多次立功受奖,曾两次被评为战斗模范,荣获“爆破大王”、“华东一级人民英雄”、“华东三级人民英雄”等称号,并光荣地出席了1950年召开的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同年他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担任志愿军第20军58师172团3连连长。 在1950年11月29日第二次战役中,杨根思奉命率领一个排的战士,坚守在长津湖地区下碣隅里外围制高点--小高岭,这是敌人南逃的必经之地。战斗打响后,他率领全排先后连续打退了敌人在飞机、大炮掩护下的8次疯狂进攻。此时,阵地上只剩下他与两名伤员,并且弹药用尽。当美军发起第9次进攻时,危急关头杨根思抱起最后一个5公斤重的炸药包,毅然冲入敌群,与40多个敌人同归于尽,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保住了阵地,完成了切断敌人退路的阻击任务。战后志愿军领导机关为杨根思追记特等功,追授特级战斗英雄称号,并将他生前所在连命名为“杨根思连”。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杨根思“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朝鲜政府还在他牺牲的地方建立了“杨根思英雄纪念碑”。

  邱少云(1931年--1952年)四川铜梁人。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任志愿军第15军29师87团9连战士。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曾参加了第五次战役、1952年秋季战术性反击作战。 1952年11月11日,邱少云所在连队在朝鲜平康前线高地作战中担负突击任务,并奉命于夜间在距敌60米的山脚下潜伏,以待次日傍晚发起突袭。12日11时,他的潜伏地不幸被敌盲目发射的燃烧弹击中。为了不暴露部队的整个行动计划,邱少云忍受烈火烧身的巨痛,在5个小时的时间里一动不动,直至牺牲。他以自己的生命换取了此次作战的胜利。当晚反击部队顺利攻占391高地,全歼守敌1个加强连。战后部队党委追认他为中国党员,志愿军领导机关为他追记特等功,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英雄”称号。朝鲜政府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及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英雄的名字被永远镌刻在391高地主峰的石壁上万古留存。

  黄继光(1930年--1952年)原名黄继广,四川中江县人。1949年参加革命,1951年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任志愿军15军45师135团2营通信员、代理班长。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曾参加了第五次战役、1952年秋季战术性反击和上甘岭战役。由于多次出色完成任务,他两次被评为工作模范并荣立三等功。 在1952年10月19日上甘岭战役中,黄继光所在的营奉命再次反击597.9高地。当连续攻下敌人数处阵地后,部队在零号阵地半山腰被敌机枪火力点压制,前进受阻。危急中,他挺身而出主动承担爆破任务。他勇敢地冲向敌地堡,用手雷炸毁敌几个火力点后,敌一残存的火力点还在顽抗,部队前进依然困难。此时,黄继光身上已经7处负伤,手雷也已全部用光。为了完成任务,减少战友的伤亡,他忍住巨痛英勇地扑向敌人的火力点,用自己的胸膛堵住正在扫射的敌机枪射孔,为反击部队扫清了前进的道路。在黄继光壮烈献身精神的鼓舞下,反击部队迅速全歼美7师5个连,夺回阵地。战后部队党委追认他为中国党员,青年团中央授予他“模范青年团员”称号。志愿军领导机关为他追记特等功,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级英雄”称号。朝鲜政府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英雄”称号及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为缅怀英雄,他的名字及英雄事迹被镌刻在上甘岭北面的五圣山石壁上,其家乡中江县兴发乡也改名为继光乡。立特等功,获特级英雄称号,并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

  许家朋(1931-1953)安徽省绩溪县人,1951年5月参加革命,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员,志愿军第23军第67师第200团第9连战士。 1953年7月6日夜,在反击石砚洞北山战斗中,他所在的突击排突入敌阵地后,为敌暗堡猛烈的机枪火力所阻,爆破手爆破未成,英勇牺牲。许家朋从牺牲的爆破手身边拿起炸药包向敌暗堡扑去,在距敌10余米处两腿负伤,就夹着炸药包爬行。在逼近敌暗堡后,发现炸药包受潮失效,他猛然挺立起来,扑向敌碉堡机枪眼,双手紧抱敌机枪脚,胸膛紧抵枪口,整个上身都钻进了枪眼,阻止了敌人机枪发射,保证了攻击部队迅速攻占主峰,全歼守故100余人。立特等功,获一级英雄称号,并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

  展开全部杨根思(1922--1950)江苏泰兴人。1944年参加新四军,1945年加入中国。在国内革命战争中他多次立功受奖,曾两次被评为战斗模范,荣获“爆破大王”、“华东一级人民英雄”、“华东三级人民英雄”等称号,并光荣地出席了1950年召开的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同年他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担任志愿军第20军58师172团3连连长。 在1950年11月29日第二次战役中,杨根思奉命率领一个排的战士,坚守在长津湖地区下碣隅里外围制高点--小高岭,这是敌人南逃的必经之地。战斗打响后,他率领全排先后连续打退了敌人在飞机、大炮掩护下的8次疯狂进攻。此时,阵地上只剩下他与两名伤员,并且弹药用尽。当美军发起第9次进攻时,危急关头杨根思抱起最后一个5公斤重的炸药包,毅然冲入敌群,与40多个敌人同归于尽,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保住了阵地,完成了切断敌人退路的阻击任务。战后志愿军领导机关为杨根思追记特等功,追授特级战斗英雄称号,并将他生前所在连命名为“杨根思连”。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杨根思“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朝鲜政府还在他牺牲的地方建立了“杨根思英雄纪念碑”。

  邱少云(1931年--1952年)四川铜梁人。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任志愿军第15军29师87团9连战士。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曾参加了第五次战役、1952年秋季战术性反击作战。 1952年11月11日,邱少云所在连队在朝鲜平康前线高地作战中担负突击任务,并奉命于夜间在距敌60米的山脚下潜伏,以待次日傍晚发起突袭。12日11时,他的潜伏地不幸被敌盲目发射的燃烧弹击中。为了不暴露部队的整个行动计划,邱少云忍受烈火烧身的巨痛,在5个小时的时间里一动不动,直至牺牲。他以自己的生命换取了此次作战的胜利。当晚反击部队顺利攻占391高地,全歼守敌1个加强连。战后部队党委追认他为中国党员,志愿军领导机关为他追记特等功,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英雄”称号。朝鲜政府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及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英雄的名字被永远镌刻在391高地主峰的石壁上万古留存。

  黄继光(1930年--1952年)原名黄继广,四川中江县人。1949年参加革命,1951年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任志愿军15军45师135团2营通信员、代理班长。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曾参加了第五次战役、1952年秋季战术性反击和上甘岭战役。由于多次出色完成任务,他两次被评为工作模范并荣立三等功。 在1952年10月19日上甘岭战役中,黄继光所在的营奉命再次反击597.9高地。当连续攻下敌人数处阵地后,部队在零号阵地半山腰被敌机枪火力点压制,前进受阻。危急中,他挺身而出主动承担爆破任务。他勇敢地冲向敌地堡,用手雷炸毁敌几个火力点后,敌一残存的火力点还在顽抗,部队前进依然困难。此时,黄继光身上已经7处负伤,手雷也已全部用光。为了完成任务,减少战友的伤亡,他忍住巨痛英勇地扑向敌人的火力点,用自己的胸膛堵住正在扫射的敌机枪射孔,为反击部队扫清了前进的道路。在黄继光壮烈献身精神的鼓舞下,反击部队迅速全歼美7师5个连,夺回阵地。战后部队党委追认他为中国党员,青年团中央授予他“模范青年团员”称号。志愿军领导机关为他追记特等功,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级英雄”称号。朝鲜政府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英雄”称号及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为缅怀英雄,他的名字及英雄事迹被镌刻在上甘岭北面的五圣山石壁上,其家乡中江县兴发乡也改名为继光乡。立特等功,获特级英雄称号,并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

  1952年10月,在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中,所在营与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激战4昼夜后,于19日夜奉命夺取上甘岭西侧597.9高地。部队接连攻占3个阵地后,受阻于零号阵地,连续组织3次爆破均未奏效。时近拂晓,如不能迅速消灭敌中心火力点,夺取零号阵地,将贻误整个战机。关键时刻,时任某部6连通信员的黄继光挺身而出,请求担负爆破任务。他在决心书上写道:“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一切任务,争取立功当英雄,争取入党。”当即被任命为第6班班长。他带领2名战士勇敢机智地连续摧毁敌人几个火力点,一名战友不幸牺牲,另一名战友身负重伤,他的左臂也被打穿。面对敌人的猛烈扫射,他毫无畏惧,忍着伤痛,迅速抵近敌中心火力点,连投几枚手雷,敌机枪顿时停止了射击。当部队趁势发起冲击时,残存地堡内的机枪又突然疯狂扫射,攻击部队再次受阻。这时他多处负伤,弹药用尽。为了战斗的胜利,他顽强地向火力点爬去,靠近地堡射孔时,奋力扑上去,用自己的胸膛,死死地堵住了敌人正在喷射火舌的枪眼,壮烈捐躯。在黄继光英雄壮举的激励下,部队迅速攻占零号阵地,全歼守敌两个营。

  战后,部队党委追认他为中国党员,追授“模范团员”称号。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给他追记特等功,并追授“特级英雄”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追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1949年1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3月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曾于烈火中抢救人民生命财产,冒险排除定时炸弹。1952年10月11日,在朝鲜反击敌占金化以西三九一高地的战斗中,他和全排战友奉命于夜间潜伏在距敌六十余米处的山脚,配合大部队对敌人发动突然袭击。次日中午,敌人的燃烧弹引燃了他身边的草丛,这时,他只须打滚翻身即可避免烧身。但为了避免暴露目标,他严守潜伏纪律,忍受着烈火烧身的剧痛,坚持不动,直至壮烈牺牲,保证了整个战斗的胜利。部队党委追认他为中共正式党员。同年11月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他追记特等功。1953年3月,被安葬在沈阳市志愿军陵园。6月1日,被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英雄”称号。6月25日,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及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后四川省铜梁县人民建立了邱少云烈士纪念馆、烈士纪念碑

  毛岸英,1922年10月出生在湖南省长沙市。8岁时,由于母亲杨开慧被捕入狱,毛岸英也被关进牢房。杨开慧牺牲后,地下党安排毛岸英和两个弟弟来到上海。以后,由于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毛岸英兄弟流落街头。他当过学徒,捡过破烂,卖过报纸,推过人力车。1936年,毛岸英和弟弟毛岸青被安排到苏联学习。在苏联期间,他开始在军政学校和军事学院学习,以后参加了苏联卫国战争,曾冒着枪林弹雨,转战欧洲战场。1946年,毛岸英回到延安,同年加入中国。毛岸英遵照“补上劳动大学这一课”的要求,在解放区搞过土改,做过宣传工作,当过秘书。解放初期,任过工厂的党委副书记。他虽然是的儿子,但从不以领袖的儿子自居,相反,总是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和普通劳动群众打成一片。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新婚不久的毛岸英主动请求入朝参战,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俄语翻译和秘书。他工作积极,认真负责,迅速熟悉了机关业务。1950年11月25日上午,美空军轰炸机突然飞临志愿军司令部上空,投下了几十枚凝固汽油弹。在作战室紧张工作的毛岸英壮烈牺牲。得知毛岸英牺牲的消息后,强忍丧子之痛,缓缓地说:“打仗总是要死人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已经献出了那么多指战员的生命,他们的牺牲是光荣的。岸英是一个普通战士,不要因为是我的儿子,就当成一件大事。”这是一家为了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献出的第六位亲人。

  硝烟依然在战场上空飘荡,战场上难得的寂静,连狙击手们的枪声似乎也销声匿迹了。对面的联合国军大大减少了阵地表面的活动,没有人敢轻易走出工事,整个前沿阵地无异于一个笼罩着死亡气息的巨大坟场。数天来,志愿军的狙击手们一直等待着猎物的出现。但是目标出现的几率越来越小了。

  【张桃芳】这个时候班长叫吕生堂。他就跟我反映,他说:老张,你回去学习,你们连调下去以后,西南无名高地增加一个地堡,有三四个人老在那儿转。他反映,看到那个人上来下去,两手这么一张,看就说明了他是个观察员。所以我马上决定,明天上午我不打,我要摸情况。他说情况和你们连你在的时候一样,没什么变化,我说这就是变化,判断是敌人的炮兵观察员。

  第二天清晨,张桃芳没有带任何武器,悄悄溜上了1#狙击台。他必须了解对面阵地最新的情况,冒冒失失下手会引来不必要的危险。

  在经过再三试探之后,那个人的胆子似乎渐渐大起来,他爬上了一个制高点,在向这边张望。张桃芳注意到,那个人的手中有什么东西晃了一下,望远镜,这的确是一个观察员。

  【张桃芳】我首先要掌握情况,我只有了解敌人的情况以后,我才能安安稳稳地打敌人,我才能保存我自己的安全。我过早地暴露目标,敌人不就打我了么?一号三号二号阵地我都转了一下,都没发现什么新的情况。

  黄昏时分,班长吕生堂开始生火做饭,四周很安静,一缕炊烟从战壕里缓缓飘起。

  【张桃芳】烧得那个烟冒得很大,我马上回来制止这个情况。班长就说,没事,我们几个净在一起烧饭吃。我在人家那个连里生活,我也不好过多干涉,我说你看着办吧,这就到主坑道休息室去了。刚坐下来,我是看什么东西,和一个战士闲聊,马上来报告了。他说,坏了,坏了,班长牺牲了。我说,胡说八道,我刚从那里来,怎么会牺牲呢?他说,真的,不是假的。我说,怎么回事?他们在那里烧鸡吃,烟很大,我不是跟他们说了别烧,到晚上再烧,晚上再烧,冒烟看不到,白天烧冒烟看到了,一家伙两个人,就这么给打倒了。劝班长,不听,回到坑道,班长牺牲,就这么简单。

  敌军的炮火覆盖极为准确,这一定是那些炮兵观察员在精准地报告目标方位,指挥炮兵攻击。张桃芳意识到,他必须尽快解决掉这些时刻存在的威胁。

  黎明时分,张桃芳登上1号狙击台。1号狙击台位置是一块巨大的青石,张桃芳在青石的两侧各放了一支步骑枪,这样同一块阵地可以变换角度设计,而大青石可以当作掩体。

  那个观察员出来了,和以往一样,他依然在反复的试探,在确认没有危险之后,他再次登上了一个制高点。

  【张桃芳】我说这小子很狡猾,实际上我们的炮兵观察员也是这样,机灵得很。第四次等他出来的时候,我不客气了,那时候这边就放开了,专门注意他,等他头刚出来,露到这个地方,我说你别看了,该完成任务回家了。子弹啪的一下就出去了,正好打在这个地方,看着闪光弹从这里进去了,一下子打到后边去了,我看不到了。我们的观察员就喊,老张,打着了,躺在那儿不走了。我说,我看不到。他说,我给你报啊。

  张桃芳再次探出头,经过前一天的观察,张桃芳知道,对面的炮兵观察员绝对不只一个。果然,目标再次出现了。

  【张桃芳】这是个碉堡,他就在边上这么转,前面后面这么转,他不停,这家伙就不好办了。他给我出了难题。

  目标也许在有意吸引狙击手暴露位置,张桃芳没有贸然射击,他必须找到一个最佳的射击角度。

  【张桃芳】你要是平地里直线走和横线走,那我会算提前量敲你,但是你绕着地堡转,是个圆形的,没办法瞄准。后来我想个点子,好,我选了个地方专门等你。这不是地堡嘛,圆的,他转到这个地方,我不打他,瞄准点选择这个地方,人到这个地方刚一出头,我开始击发。但是这需要一个条件,看他走路的速度和他的高度。他走路是多快,人多高,你要选择瞄准是要害的地方。这是要害地方,你选高了,面积小,选低了,打的不是要害地方。这时候他转的时候,我没装子弹,他从这里一出去之后,转到这个地方,我一击发,准星和他碰头了,差不多,校正了三次。他以为我不会打他,转得更有劲,我那时候就说了一句话,你该回去休息了,这个地方不是你看热闹的地方。我的子弹出膛了,他是反过来,原来是这么转,现在是这么转,到这个地方,我把他干了。

  谭甫仁(1910-1970),广东省仁化县人。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同年加入中国。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士兵委员会干事,红十二军连政治委员,687团政治委员,红一军团第一师政治部组织科科长,军委总政治部组织部组织科科长,红十五军团第78师政治部主任。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115师344旅六八七团政治处主任、旅政治部副主任,八路军野战政治部组织部部长,115师343旅政治委员,八路军第二纵队新编第三旅政治委员,115师教导第七旅政治委员,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东满军区政治部主任,东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副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第十五兵团军政治委员,广西军区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第三政治委员,武汉军区副政治委员、第二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政治委员,昆明军区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是中国第九届中央委员。

  八一南昌起义后,谭甫仁所在的农军被敌人打散,他与几位战友在途中找不到革命队伍,于是议定回广东寻找组织。走到江西樟树时,看到有“贺龙、叶挺的招兵处”,他喜出望外,便高兴地参加了“贺叶”部。

  谁知到了兵营,才知“贺叶招兵处”原来是江西军阀朱培德部假借贺、叶招牌,欺骗群众,招揽人马。谭甫仁暗下决心,一定要寻机逃离,早日回到革命阵营中去。

  1928年1月中旬,朱培德调集第二十七师一个团和一个营,准备对井冈山发动第一次“进剿”。2月18日拂晓,指挥的工农革命军第一、二团在赤卫队的配合下,由南、北、东三面同时向敌人发起突然进攻,经过数小时激战,攻占宁冈县城,全歼守军一个营和宁冈县靖卫团,俘虏近300人。谭甫仁也在这次战斗中被俘虏过来。

  这天晚上,看管俘虏的是区队长陈士榘,住在楼下。忽然,楼上的俘虏中有人唱起了《国际歌》。低沉的歌声引起了陈士榘的注意,他感到很纳闷:敌营里是绝对不准唱《国际歌》的。陈士榘怀着极大的兴趣和好奇,仔细听俘虏兵唱完三段歌词,且一字不差,音调准确,陈士榘判断这不是一般的俘虏,立即跑上楼去。开口便问:“刚才这歌是谁唱的,请站起来!”话音刚落,一个清瘦的青年立即答道:“报告首长,是我唱的。”由此,他们展开了一段难忘的对话:

  “我叫谭甫仁,是广东省仁化县人,1926年下半年在城口镇参加了农会,后到北江农军学校学习了3个月,唱的《国际歌》就是那时学的,农军学校的校长是朱云卿。”

  接着,谭甫仁又把参加北江农军北上,后参加南昌起义被打散后,误入赣军的情况向陈士榘一一作了汇报。陈士榘接过话说:“你受委屈了!”随即唤来传令兵带谭甫仁见到了已在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担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一团团长朱云卿。

  原来谭甫仁一直在苦苦寻找脱逃的机会回归革命队伍。新城战斗打响后,谭甫仁与其他几个要好的士兵事前早商量好,等红军关闭南门与敌军交火时,趁机从西门逃出投奔革命队伍。谁知,红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进城里,两军对垒,一场激战,红军大获全胜。谭甫仁被俘后,因途中不便与红军联系,他心里想,等到了目的地后再与红军联系。到了宁冈茅坪住下后,他思绪万千,想起了在北江农军学校学习的美好时光,想到了参加农军以来的曲折经历,不禁唱起了《国际歌》来。

  陈士榘迅速将谭甫仁的情况报告了。高兴地称赞谭甫仁是一棵红色的苗子,要留在革命队伍里。

  谭甫仁回到了革命队伍,如同回到了自己的家,特别是自己所在部队是毛委员直接领导的部队,又在老校长朱云卿部下当兵,觉得革命大有希望。从此,他彻底改变了人生,更是铁了心跟着干一辈子革命。

  1928年8月下旬,率领红军三十一团三营前往湘南迎接红军大队,只剩下不足一个营兵力和地方武装留守井冈山。湘赣敌军4个团乘机向井冈山进犯,妄图摧毁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8月30日8时许,浓雾渐散,谭甫仁从海拔1343米的黄洋界哨口向下望去,只见湘敌顺着羊肠小道,如蜗牛般猫着腰向上爬来。

  谭甫仁静静地守在工事里,等敌人靠近。他们每人只有3至5发子弹,要想充分发挥这几发子弹的作用,只有把敌人引入有效射程内。为了节省子弹,谭甫仁搬来一堆石头放在身边应急。敌人爬上来了,朱云卿大喊一声“打”,只见鸟铳、步枪一齐开火,弹无虚发;有的则奋力掷下大石头,敌阵顿时大乱,纷纷惨叫着,从羊肠小道两旁滚下山去。

  战斗持续到下午4时许,敌人孤注一掷,集中全部火力,一齐向黄洋界哨口爬来。这时战士们的子弹几乎打光了,谭甫仁只剩下一发子弹了,身边的石头也快扔完了。谭甫仁怒视着半山腰密密麻麻的敌人,牙齿咬得“咯嘣咯嘣”直响:一定要打退反动派的进攻!眼看敌人就要爬上来了,战士们个个心急如焚!谭甫仁忽然想起在茨坪修好的一门迫击炮,高声喊道:“团长,前不久我们修的那门大炮呢?”一句话提醒了朱云卿。于是,他恍然大悟,急令几名战士把炮抬来。

  迫击炮在黄洋界哨口安好了,但是接连两发都是哑弹。谭甫仁急得直跺脚,一拳打在地上,埋怨道:“小祖宗,你争口气嘛!”骄狂的敌人眼看就要爬上来了,只剩下最后一发炮弹了,朱云卿望望大家,摆摆手,抱起这最后一发炮弹看了看……沉着地命令道:“放!”只听“轰”的一声,炮弹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彩虹,像长了眼睛似的,准确落入密集的敌群中。顿时,敌群像炸开了花似的,乱作一团。

  敌指挥官以为红四军主力回井冈山,立即命令部队撤退。炮声大大激励了士气,全体军民齐声喊起了杀声,冲锋号也响亮地吹起来。朱云卿率部奋起追击,边界各县地方武装相机出动。冲杀中,谭甫仁把最后的一发子弹射向了敌人。敌军毫无所得,只好星夜逃回茶陵。

  欣闻黄洋界保卫战取得了胜利,回师途中的兴奋不已,挥笔写下了《西江月·井冈山》:“……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

  新中国成立后,谭甫仁任广西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武汉军区副政委,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59年任武汉军区第二政委。

  他到武汉军区后,头脑里反复思考着一个问题:部队进入相对和平时期,政治、军事、作风、纪律建设较之战争年代有所不同,如何全面提高部队的建设水平,使他们学有方向,赶有目标呢?凭着从事政治工作几十年的实践经验,他认为典型的示范和辐射作用少不了。

  典型单位要选准,事迹更感人,部队全面建设要体现在一个“硬”字上。为了选好这个典型,谭甫仁费经过调查研究,把目光盯在一军一师一团一营六连身上。

  谭甫仁早就知道六连久负盛名。这个组建于1939年3月的连队,原系八路军一二○师三五八旅八团六连,1946年11月改编为西北野战军第一纵队三五八旅八团六连。先后参加了开辟冀中抗日根据地、转战晋察冀、晋绥、保卫陕甘宁、解放大西北等著名战役。在历次战斗中,六连都以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不怕任何艰难困苦,敢于刺刀见红,顽强拼杀,胜利完成了任务。涌现出了刘四虎、尹玉芬、李恩龙、高家凯等战斗英雄。1948年1月、1951年4月,一军两次授予六连“战斗模范连”称号。新中国成立初期,六连继续发扬光荣传统,出色地完成了剿匪反霸、抗美援朝、抢险救灾、施工生产等任务,多次被武汉军区树为“红旗单位”、“先进连队标兵”。

  1962年夏,六连奉命赴东南沿海执行紧急战备任务,归福州军区领导。入闽后,连队过硬的作风和军事技能很快传到福州军区政治部。他们派人到连队进行了实地调查,后组织六连对驻闽部队进行巡回表演汇报,受到了各部队的一致好评。

  谭甫仁感到,荣誉这么多、基础这么好的一个连队,眼下的情况究竟如何呢?他决定亲率工作组赴六连看看。

  1963年夏,他带领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吕炳安等有关部门组成的精干工作组来到了六连驻地——河南汤阴,当时正值六连从福建前线归建不久。谭甫仁一下车,就感到这个连队环境整洁、蔬菜满园、荣誉满墙、官兵们精神饱满,连队一派生龙活虎的新景象。谭甫仁不禁大喜过望。

  在汇报中,谭甫仁把六连的全面建设概括为“四硬”:即战备思想硬、战斗作风硬、军事技术硬、军政纪律硬。他认为,六连在战争年代就是一个先进单位,和平时期又多次受到军区表彰,特别是1962年连队执行紧急战备任务中,从汤阴出发,途经豫、皖、浙、闽、赣、鄂6省,行程上万里无一人掉队。到达前线后,紧接着又投入紧张的临战训练,沿途受到人民群众和兄弟单位的广泛称赞。全连投弹平均50米以上,有42个特等射手。这些成绩表明,六连这个先进典型是很有代表性的,处处闪烁着硬骨头精神。如果能将六连的事迹在武汉军区、在全军各部队宣传开,必然对部队建设产生重大影响,起到较好的推动作用。

  军区党委经过慎重研究后,从战略思想、战斗作风、军事技术、军政纪律等方面上报了请求授予该连为“硬骨头六连”荣誉称号的先进事迹材料。

  几十年来,这个闻名全军的先进典型始终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书写着自己辉煌的历史,多次受到上级表彰。1977年1月,向全军发出向“硬六连”学习的号召,1984年1月22日,向该连赠送了“发扬硬骨头精神,开创连队建设新局面”的锦旗。

  在那场战争中阵亡,医治无效死亡,非战斗减员及失踪的志愿军有数十万之多(约39万),

http://thedogspotmt.com/chengkouzhen/19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